咨询
    商标确权阶段商标使用证据有什么用

    商标的价值在于使用。通过查阅《商标法》可以发现,“使用”二字共出现了65次。正是基于“使用”对商标而言极为重要,我们会经常看到商标使用证据在众多商标类型案件中出现。相信大家已经听过多次商标使用证据有多重要的言语和案例,大家在网上也能随手找到到如何收集及保存商标使用证据方面的文章,既然大家对这些知识早已了如指掌,那我们这次就换个角度来分析这个话题——我们力图从实际目的出发,分析在不同案件中,商标使用证据到底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以及如何有的放矢地做好提供商标使用证据这件事情。关于提供商标使用证据的目的,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分别是为了获得商标权、维持商标权和保护商标权。这三种目的分别对应十余种不同的案件类型和场景。本篇文章先讨论在商标确权阶段(即为了获得商标权)的商标使用证据问题。为了获得商标权而提供商标使用证据在我国,获得商标专用权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商标申请注册。现实中,商标申请注册与商标使用是两个联系极为密切的活动——对经营者而言,申请注册商标往往同时伴随着使用行为,而商标已经实际使用又决定了申请注册更为必要。当事人从提出商标申请注册直至获得商标专用权的过程中,存在着以下几个场景可能会提供商标使用证据:场景一:同日申请注册时提供使用证据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19条的规定,如果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申请人,同一天在相同类似商品上申请注册相同或者近似商标的,商标局将通知各申请人提交其申请前在先使用该商标的证据,能够证明越早使用该商标的申请人,就能顺利获得该商标的在先申请权。伴随着经营主体的不断增加以及商标申请数量的激增,同日申请注册的情况将越来越多。这一制度背后的原理在于商标申请注册以申请在先原则为主,以使用在先原则为补充,在无法确认谁申请在先的时候,就以谁使用在先来确定在先权利人。在这一场景下,当事人提供商标使用证据的目的在于争取在先商标权利,而判断的标准在于当事人是否在所申请注册的商品服务项目上在先使用了该件申请注册的商标。这时提供商标使用证据需要注意三点:第一,是否使用了该件申请注册的商标(标识要对应);第二,是否在申请注册的商品服务项目上使用了该件商标(现实中需要注意准确地判断商品服务的内容——比如提供药品销售合同、药品宣传广告等资料只能证明在第5类药品上有使用,不能证明在第35类药品零售或批发服务上使用);第三,是否构成在先使用(在先使用需要通过证据体现的时间来判断,因此应特别注意提供的使用证据能否体现具体的时间,能否体现最早的使用时间)。场景二:驳回复审中提供使用证据。在商标驳回复审案件中,当事人通常会应代理机构的要求提供商标使用证据,似乎在所有驳回复审中,商标使用证据都会有助于提高复审的成功率。笔者认为实则不然,商标使用证据能否有助于提高复审的成功率,需要根据不同的驳回原因来具体分析。商标被驳回主要分为三种原因,一是违反绝对禁用条款(即《商标法》第10条商标标识本身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违反社会公共秩序,影响社会善良风俗,有损国家尊严、民族团结、宗教信仰等);二是违反绝对禁注条款(也叫缺乏显著性条款,即《商标法》第11条商标标识本身表达或描述某类商品名称、用途、功能等特点,相关公众无法以此识别不同的提供者,同时也会造成其它经营主体无法使用该标志);三是与在先商标构成相同近似(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存在有在先注册或在先申请的商标)。若商标是因违反绝对禁用条款被驳,根据《商标法》规定这类商标是不能使用的,那么提供使用证据应该对驳回复审中审查员的判断并无任何作用。但在实践中,商标因绝对禁用条款被驳,大多数情况是因为这个商标可能违反禁用条款,那这种可能违反禁用条款的商标,能否通过实际使用来解除或者降低这种可能性呢?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商标局审查认为违反绝对禁用条款,毕竟是一种主观判断,当事人完全可以通过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来让审查员进行二次判断。当然,这种判断的逻辑在法理上似乎难以成立,因为商标是否使用,与商标本身是否违反绝对禁用条款并无任何关系,但需要注意到这一场景下,商评委的二次判断依然是主观的,如果一件商标在“可能违反禁用条款”或“可能未违反禁用条款”的情况下有大量使用,并且在实际中与申请人建立了非常强的指向性,已经形成了一定市场规模,这一情形下审查员则更有可能认为这件商标“可能未违反禁用条款”。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这种使用应该建立在按照通常的认知,这件商标并未明显违反禁用条款的基础之上。否则,针对那些明显违反禁用条款的商标,如果法律和规则还允许其通过使用降低甚至消除违反禁用条款的可能性,则显得明显不符合逻辑了。若商标是因违反绝对禁注条款,即因缺乏显著性被驳回的。这种情况下商标实际使用证据将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原因在于《商标法》第11条的但书条款,即“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商标显著性的获得,通常有两种形式,一是商标固有的显著性,二是商标通过使用获得显著性。要判断商标是否通过使用获得了显著性,主要应考虑该标志是否经过实际使用,使之与使用主体之间建立起唯一、稳定的对应关系,从而使得相关公众能够通过该标识区分商品服务的来源;与此同时,还需要考虑如果允许该商标获得注册,是否会对同业经营者造成损害。按道理说,缺乏显著性的标识只是不能注册,使用并不存在问题,一旦该标识通过实际使用获得了显著性,则可以得到相应的注册和保护。在现实中,我们遇到的大多数情况是因为这个商标可能缺乏显著性,而商标实际使用证据,正好能够解除或者降低这种可能性。因此,商标实际使用证据可能将在此类案件中起到决定性的关键作用。若商标是因为相同近似条款驳回的,提供商标实际使用证据能起到什么作用呢?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是,商标局之所以要以相同近似条款驳回申请的商标,原因在于避免该申请的商标与在先商标构成近似进而可能产生混淆。因此,消除或者降低混淆可能性,则是这种驳回复审应解决的核心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要提供驳回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笔者认为需要结合商标近似程度来进行判断——商标标识本身的近似程度越高,因商标实际使用来降低混淆可能性的程度则越低。因此,如果驳回商标与在先商标完全相同或者高度近似,驳回商标实际使用的证据几乎不可能改变构成混淆的可能性,在此情况下是否提供商标使用证据并不能对复审案件的成败起到关键作用;如果商标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近似,提供商标实际使用证据,则可能直接影响审查人员对于商标近似与否的判断,其原理在于,商标可以通过使用来获得与实际使用人的指向性,这种指向性越强,该商标与在先商标构成混淆的可能性就越低,当然,这种使用是建立在并不侵犯在先商标权的前提之下的。 场景三:异议答辩中提供使用证据。商标经过审查后进入初审公告,在初审公告期三个月内,在先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认为该商标侵犯其在先权利,或者任何人认为该商标违反绝对禁用条款、绝对禁注条款的,可以向商标局提出异议。上述情形是《商标法》33条的规定,由此可见,商标异议申请的主要理由主要包括绝对禁用条款、绝对禁注条款、相同近似、抢注、侵犯其他在先权利以及侵犯驰名商标权利等。针对这些异议理由,答辩人在进行答辩的过程中,可以有针对性地提供商标使用证据,从而从不同的角度去影响审查员对案件进行判断。针对绝对禁用条款、绝对禁注条款、相同近似的异议理由,鉴于在上述驳回复审中已经分析了三种理由驳回时如何提供商标使用证据的基本思路,而在异议答辩环节,这些思路是基本一致的,因此不再赘述。但需要注意的是,进入异议答辩环节的商标,实际上已经通过了商标局的初审,在一定程度上排除了违反上述条款的可能性,在此基础上如果能进一步提供商标实际使用证据,将有利进一步加强该商标并未违反上述条款的可能性。因此,在异议答辩环节,针对绝对禁用条款、绝对禁注条款、相同近似的异议理由,提供商标使用证据的必要性要强于驳回复审环节。另外,符合上述分析规则的还包括以侵犯驰名商标权利为由的异议理由。而针对抢注商标、侵犯其他在先权利以及侵犯驰名商标权利的异议理由,则需要考虑不同的因素。以抢注商标和侵犯其他在先权利的异议,主要是指以《商标法》第15条、第32条为由提出的异议申请。针对此类异议案件,答辩人只需要作一个简单的判断即可,那就是如果的确有使用那就应该提供。笔者认为,如果一件商标的确因为抢注商标、侵犯其他在先权利被异议成功,那么这件商标的申请人在之前申请注册时,其目的即是非正当的,而在这种非正当目的情况下,申请人几乎不可能将该商标投入实际使用。如果申请人在申请注册时就已经将这件商标投入使用,无疑将会降低这件商标构成抢注或者侵犯其他在先权利的可能性。因此,在此种场景下,只要答辩人有真实的、持续的商标使用,就应该将其作为证据材料进行提交。

    【详情】

    2021-03-31 商标确权商标使用

    咨询
    什么是商标撤三

    “撤三”申请件数逐年增加,2015年2.9万件,2016年4万件,2017年5.7万件。在目前注册商标权越来越难取得的趋势下,“撤三”制度无疑为他人积极利用有效的商标资源提供了便利。于是,将存在这样一种现象:商标权人好不容易取得了商标权,却被提了“撤三”,一不小心就陷入了争夺商标权的“战争”之中。一、什么是“撤三”?什么是“撤三”?我国商标法第49条2款规定,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注册商标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该条所规定的撤销连续三年不使用注册商标即我们俗称的“撤三”。其立法目的在于撤销闲置商标,将其重新放回公有领域,遏制恶意注册,维护公平竞争秩序,同时遏制滥用注册商标专用权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二、被提撤三如何应对?当商标权人被提出“撤三”申请时,该如何应对?通常情况下,一旦商标被提起撤三,商标局会下达《关于提供注册商标使用证据的通知》给权利人。商标权人收到该通知后,如果想要保住商标,则要积极进行答辩,并于2个月内向商标局提交系争商标在撤销申请提出前三年期间,在指定商品或服务上进行有效商业使用的证据材料或者说明不使用的正当理由[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6条4款规定,有真实使用商标的意图并且有实际使用的必要准备,但由于某些客观原因没有实际使用注册商标的,法院可以认定其有正当理由。]。如果期满没有提供使用证据或者证据材料无效并且没有正当理由的,商标局将撤销该注册商标。1、何为商标使用?根据商标法第48条的规定,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才构成商标法中所称的商标的使用。近年来,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对商标使用的认定原则产生了新变化,不再是单凭“符合法律规定形式的使用”认定,而是发展到运用“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标准,进行实事求是地认定,对不符合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证据予以排除[ 李香浩:《撤销三年不使用制度及证据材料要求》,载《中华商标》第18页。]。2、实际使用的商标与核准注册的商标略有差别可视为商标使用有些商标权人使用其商标时,并没有完全按照申请商标时的样式进行使用,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6条2款规定,实际使用的商标标志与核准注册的商标标志有细微差别,但未改变其显著特征的,可以视为注册商标的使用。商标略有差别还可被视为商标使用,但是,如果这种差别产生在核准使用的指定商品或服务上,结论就有所不同了。根据《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的规定,商标注册人在核定使用商品之外的类似商品上使用其注册商标,不能视为对其注册商标的使用。举个例子: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老坛子商标权撤销复审行政纠纷案”[ 北京高级人民法院(2017)京行终3584号行政判决书。]中,系争商标被核准注册在第29类泡菜、酸菜等商品上,然而并没有在泡菜、酸菜等核定注册商品上进行使用,而是使用于酸菜鱼调料。由于“调料”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属于第30类酸辣泡菜(调味品)商品,故法院认定该系争商标的使用不足以证明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3、没有实际使用的商标不构成商标使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6条3款规定,没有实际使用注册商标,仅有转让或者许可行为;或者仅是公布商标注册信息、声明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不认定为商标使用。在“湾仔码头”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5)知行字第181号行政裁定书。]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判断商标是否实际使用,需要判断商标注册人是否有真实的使用意图和实际的使用行为,仅为维持注册商标的存在而进行的象征性使用,不构成商标的实际使用。” 除此之外,《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还规定了商标注册信息的公布或者商标注册人关于对其注册商标享有专用权的声明、未在公开的商业领域使用与仅作为赠品使用等也不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4、如何收集证据?根据《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规定,商标使用证据应当能够证明系争商标在商业活动中被公开、真实、合法地使用。用以证明使用的证据材料应符合:1、能够显示出使用的系争商标标识;2、能够显示出系争商标使用在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上;3、能够显示出系争商标的使用人,既包括商标注册人自己,也包括商标注册人许可的他人。如许可他人使用的,应当能够证明许可使用关系的存在;4、能够显示出系争商标的使用日期,且应当在自撤销申请之日起向前推算三年内;5、能够证明系争商标在《商标法》效力所及地域范围内的使用。关于注册商标的使用证据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予以收集:(1)商品外包装、产品说明书、介绍手册、价目表、招牌、工作人员服饰、办公文具等;(2)使用在商品销售合同、发票、票据、收据、汇款单据、商品进出口检验检疫证明、报关单据、提供服务协议、维修维护证明等文件资料;(3)广播、电视等媒体、公开发行的出版物、广告牌、邮寄广告或者其他广告方式为商标或者使用商标的商品进行的广告宣传;(4)展览会、博览会上提供的使用该商标的印刷品以及其他资料;(5)其他符合法律规定的商标使用形式。 提交上述证据时,需要将这些证据整理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充分证明商标使用的事实,继而维持注册商标权的有效。对于使用证据的认定,商标局通常会采取严格的判定标准,撤销不被使用的闲置商标,为他人积极利用有效的商标资源清除障碍,从而实现立法的目的。三、结语从去年开始,商标局严厉打击恶意注册行为。不仅从严从快审理大规模恶意抢注商标案件,还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建立恶意注册嫌疑人名单数据库。在此风口浪尖下,千万不要盲目申请商标注册,大量囤积商标,尽量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闲置商标,造成资源浪费。规范使用注册商标,尽量避免改变商标注册样式的使用。如果确需改变商标样式,可以重新提交商标注册申请。在取得商标权后,要尽可能有效利用商标,保留商标使用证据,为将来维权保存有利证据。有些企业注册商标,并不是基于使用目的,而是防御性地注册大量防御商标。在取得注册商标权后,如确无使用意图,在商标被提起撤三申请前可以考虑将其转让或者许可他人使用。建立完善的商标管理体系,可以避免企业无形资产遭受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详情】

    2021-03-31 商标撤三

    咨询
    商标注册办理途径有哪些

    2021-03-31 商标注册途径商标注册

    咨询
    商标注册网上申请流程

    商标网上申请流程(商标申请人及代理机构适用)使用本系统的用户应了解商标网上申请的概况,请务必仔细阅读本流程。一、申请“商标数字证书”持有电子营业执照的商标申请人:应当提交用户注册申请。点击“立即注册”提交用户注册申请,申请核准后将发送用户审核通知。收到通知后即可使用电子营业执照办理商标申请业务。非持有电子营业执照的商标申请人:应当先安装“工商软证书客户端驱动”,安装完毕后,点击“立即注册”提交用户注册申请,申请核准后将发送用户审核通知及“商标数字证书-软证书”下载地址至用户注册时填写的邮箱,点击下载链接,正确填写用户名和申请人名称后可下载软证书。地址一经下载将失效,请保证在提交用户注册申请时使用的计算机上操作。详情请查阅“商标申请人用户注册申请流程”商标代理机构:应当先在商标局备案,备案完成后,可在“立即注册”中提交申请,详情请查阅“商标代理机构商标数字证书申请流程”。获得商标局下发的“商标数字证书-硬证书”后,应登录商标网上服务系统首页,下载数字证书驱动程序和安全应用控件软件,并按照“商标数字证书(KEY)安装指南”的要求进行安装,详情请查阅“商标数字证书(KEY)安装指南”和“商标数字证书(key)使用注意事项”。二、进行网上申报持有电子营业执照的商标申请人:进入商标网上服务系统首页,在计算机USB口插入电子营业执照,输入PIN码,点击“登录”进入系统,首次登录需输入激活码(用户注册申请完成时提示保存的32位字符串)激活电子营业执照。阅读填写要求并按规定操作。非持有电子营业执照的商标申请人:进入商标网上服务系统首页,首次登录系统前,需先在“PIN码修改”中修改默认PIN码,修改完成后,输入修改后“PIN码”,进入系统,首次登录需输入激活码(用户注册申请完成时提示保存的32位字符串)激活软证书。阅读填写要求并按规定操作。商标代理机构:进入商标网上服务系统首页,在计算机USB口插入硬证书,输入PIN码,点击“登录”进入系统,首次登录需输入激活码(用户注册申请完成时提示保存的32位字符串)激活硬证书。阅读填写要求并按规定操作。四、在线缴纳商标规费提交商标网上申请业务,商标申请人及商标代理机构应在线向商标局足额缴纳商标规费。详情请查阅“商标网上申请缴费指南”。五、商标网上申请及提交材料提交商标网上申请业务后,可通过“我的帐户”中“我的申请管理”查询并核对申请信息,确认是否提交成功,当日发起规费支付前,可对申请件进行修改或删除;当日规费缴纳后,涉及规费变动的内容不可修改,不涉及规费变动的可以修改;当日申请件可以删除,所涉及的退费详情,参见“商标网上申请缴费指南”。自2014年5月1日起,申请无需提交纸质文件,但申请人要求优先权后补及提交更正商标申请注册事项申请的,应按要求向商标局提交纸质文件。

    【详情】

    2021-03-30 商标注册流程商标注册网上申请

    • 1
    前往
    品立成
    •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
      全国免费热线 400-676-2003
    • 在线沟通 在线沟通
    • 向我提问 向我提问
    • 二维码
      品立成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
    • 置顶